当前位置:主页 > W生活卡 >同人现场之2》没听过千业和谢哥,别说你混过同人圈

同人现场之2》没听过千业和谢哥,别说你混过同人圈

2020-06-24 访问量:701 分类:W生活卡 作者:

同人现场之2》没听过千业和谢哥,别说你混过同人圈

同人现场之2》没听过千业和谢哥,别说你混过同人圈

在同人圈,如果你完成了自己的作品,询问到哪里才可以「出本本」,最常听到的答案应该是:到千业找谢哥。回答的人可能还会奉送圈内流传的一句话:「谢哥眼中只有色偏,没有色情。」

超威、超专业的有没有!没听过千业和谢哥,别说你混过同人圈。

好的,所以记者来到位于台北车站附近的千业快速影印社,访问了个性随和又极有耐心的老闆谢志松,也就是大名鼎鼎、如雷贯耳的「谢哥」;参观了这个同人誌生产的大本营,顺便了解一下同人誌的印刷概况。以下是谢哥接受访谈的内容,原汁原味,带领读者一起深入同人誌的印刷现场:




千业承接同人誌的印刷工作已有廿几年历史。(图片取自千业部落格)

简单聊一下千业发展史

我应该是台湾最早接触同人誌印刷的了,大概1996年就开始涉猎到同人誌这一块。千业是1995年开始营业,原来只是一家小印刷行,承接的业务就是一般的影印、印刷,客户大多来自附近的补习班和学校机关。一开始我对「同人」这个名词并不熟悉,那时也还没有同人誌的集体贩售会,只是一群人在附近寻找可以交流的地方,我想说这应该是好事吧,就答应了。

早期资讯流通没那幺方便,同人们都是集中到千业来交流。十几岁的创作者和爱好者,下课就跑来这里,在走廊席地而坐,互相留言、展示自己的插画,彼此鼓励。我们有个放本本的地方,每个月只开放100个人。每个月那个时间,这里都会被挤爆,大家会排队来抢着要换本本。现在因为电脑普及,在网路上就可以交流,所以我们就取消,没再让大家放本本了。

我和游素兰是朋友,她因为帮同人画封面,以前常来这边玩。纳兰真早期也出过同人誌,还有弯弯以前也在这边玩。这里有很多很有名的人出去。




纳兰真与弯弯的作品

因为同人间的口耳相传,千业的业务量就这样一路成长。从最初一楼的10坪小店面、工作人员只有我一人,后来姐姐弟弟都来帮忙了。现在7楼共有8间工作室、16个工作人员,专门负责输出业务。另外在中和及士林还有厂房,负责处理印刷业务。

同人誌是个全面发展的文创产业,过去它比较不被认同,近几年一直蓬勃发展,越走越宽广。早期全部都是我们在承接,但那时的贩售会顶多10个、100个摊位,现在动不动就是一两千个以上,如果光由一家印刷,那是不可能的。多一些印刷厂加入,让风险分散,我觉得是正面的。

每个月印多少本本?

同人誌的印刷业务,过去集中在活动前,尤其2月跟7月有大型同人誌活动,才会快速、集中在同一个时间爆出来。但近几年,几乎每个礼拜都会有Only场,千业几乎每天都会接到同人誌的案子。

要印同人誌,量少就选输出,大量才用印刷。输出单没有基本起印量,「一本也能印」。出书是很多人的梦想,哪怕是只印一本,拿在手上的那种感动,跟拿一般书的感觉不一样。我们很乐意跟着他们一起成长,所以即使一本也能印。

一般的输出单通常都是100本以下,20、50、80或100本,这种量都有。印刷量通常要300本以上,才有办法相抗衡,让成本降低。一般会以300本为分水岭,看这个人是新手或老手,作品是要卖还是纯粹要送人。




在千业输出的同人「本本」(吴致良摄)

印量通常会根据作者的知名度、市场的接受度来判断。以同人誌来说,500到1,000本都算是不错的,印1,000到2,000的都算是大手了。毕竟我们的环境不如日本,人口结构,以及(贩售会)展期只有一两天,要出到几千本,除非有商业加持。

千业每年最大的印刷量会落在7月。以输出单来计,7、8两个月加起来,大概会有700~800张的输出单,印刷单大概会有200张左右。平常没有这幺大的量,但每个月也差不多有一、两百张的输出单。(注:千业承接各种类型的印刷品,故以上数字除了同人誌之外,也可能包括学校的设计作业、讲义、校刊、毕业纪念册或活动手册,但仍以同人誌占大多数。)

大部分的同人誌都是从输出开始的,只有在到达一定的量之后才会选择印刷,所以印刷单大部分都集中在2月跟7月。不管是平常或高峰期,输出单跟印刷单的比例大概是4:1,毕竟踏入这个行业的人还是新手多得多。

同人圈就跟小型社会一样,是很现实的。稍微有点名气的作者,卖的数量就会多,他也比较敢印大量。但现在很热门很抢手的,过了几年之后,不见得就在线上了。他可能转到商业创作,或者慢慢退下来,后面的人又跟着上来。一直保持在线上的顶尖作者只是少数,不像日本。日本的大手可以玩很多年,台湾比较没有那个环境。廿几年来,我看过很多大起大落的,很多超强的人最后都下来了。

千业接过的最大印量是5,000本,都是知名作者。今(2017)年过年前举行的CWT45,印量最大的是2,500本,已经是博客来上很畅销的作家了。




林子尧医师(雷亚)以同人创作《医院也疯狂》获得文化部艺术新秀。(雷亚提供)

某些同人誌内容可能涉及色情,接单时会有限制吗?

很色情,超色情的。

但创作是无远弗届的,我个人并不会排斥,只要他们的思想心智是成熟的、是对的,我都会以正面的眼光来看待它。我们的工作人员以前会觉得有些稿子好可怕,我说我们只要管好印务就行,不要用有色眼光去看人家的内容。现在则几乎完全接受啦。

太过裸露和腥膻暴力的作品,个人心理因素是挺重要的,不过我觉得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都要负一点责任。创作时,他想像的空间已经到这里了,你打压他也不对,你鼓励他也不对。方向万一偏颇,有可能这个孩子就已经跑到别的方向去了。我比较担心的其实是这一点。

我年纪毕竟比他们大很多,我会以比较正常的角度来看待他们,有时候反而他们会不好意思。有些人会说,我只要谢哥帮我看,不要别人看。有些人会说:谢哥你可不可以不要看,我要女孩子来帮我看。一般如果没有指定,我们都会以正常角度来看作品。

早期我确实会很认真的每一本都看内容,了解他们在画什幺。尤其是最重要的每一本的前言跟后记,这是他最直接的情感流露跟意思表达的地方。我会去了解这孩子心里在想什幺,大概看前后,就会了解这本书是什幺样的内容。不过现在的作品数量太多了,我大多只会看作品的颜色、上下尺寸,比例对不对等等。




照片:开拓动漫祭提供

有没有因此受到外力干扰,譬如政府单位?

目前还没有,其实我挺担心的。日本的分级法分得非常好,他们会在重要部位画三条线。台湾目前是游离在三不管的灰色地带,万一政府真的要干涉的话,确实会有一点麻烦。我觉得作者应该要有良心,在外面贴十八禁,提醒未成年读者千万不要来翻阅这样的东西,我觉得这是应该要做的防範。

这几年我们开始在学日本,会把重要部位用两个点遮住,用色块遮起来。以前是完全没有,是裸露的。贩售会场上曾经发生过,妈妈带孩子去,发现裸露的内容,找警察来抓的事情。后来大家就有了没说出来的默契:创作者在画的时候就先做了处理,自动把该遮掉的遮掉,其他的我们就包塑胶袋。

日本的情况是,看见你有露点的情形,美编印刷等工作人员就会把你遮掉了。台湾目前还是以不干涉作者的稿子为主,但会尽量以辅导的方式,劝导孩子因为民风、习俗,还要考虑整个观感,画得太裸露,惹上了问题会很麻烦。

不过有些创作还是没有处理(裸露画面)。这个问题肯定以后会碰到的,当这个文化越来越大,不是只有这个圈子里的人会看同人誌,家长或外界的人想了解文创为什幺这幺发达,会来翻同人誌。我觉得这是早晚的问题耶,万一真的碰上了,双方面可能都会受伤。所以事先做防範或规画不是不好,让大家熟悉这样的规则之下,路才可能走得比较长久。

同人誌的创作者,也就是千业的客源主要是哪些人?

同人的创作者通常还是以学生为主,因为只有学生比较有时间,等踏入社会后,不太可能回头迷上这一块。这块毕竟要花钱,还要有闲,才可能有多余的时间来创作。

千业的客源以学生居多,都是从学生时期开始合作的。这些同人誌的创作者,我从他们国小、国中,带到他们出社会,有些人结婚的喜帖都回来找我。他们原始的底子是同人誌,但即使跳脱出来不再玩了,到社会之后,有些人可能是某个机关的美编、主编、出纳、採购之类的,只要跟印刷或美术部门有关,还是会回头来找我们。




同人誌创作者以学生居多(吴致良摄)

同人圈是凭实力决胜负的地方,但这里也会有很强的认同和归属感。廿几年来,我们没有打广告,但这些孩子想要出什幺,都还是会回到这里。比如有个学生毕业后当了律师,有一次他跟我说,谢哥我现在在打一场官司,打完之后再来找你。他在桃园地检署打完官司后,脱下律师袍跑来说,谢哥我这次出的这本书是XXXX……

其他也有连长、还有医生,譬如雷亚的《医院也疯狂》,在FF场(开拓动漫祭)印了3,000本。雷亚也帮我介绍了好多个医生(不一定是画同人本),马阶、台大、省立医院的很多医生,他们自费印书,然后自己卖。销售管道通常是在同人誌的贩售会,商业誌的话则会交给经销商、店售、网路通贩,或者博客来,他们会自己寻找。

对印刷厂或创作者来说,同人誌能赚钱吗?

早期的同人誌没有人看好,印刷业务要面对学生,处理很多事情,大家会觉得累觉得烦。后来景气不好,印刷成了夕阳工业,同人誌整个上来后,也把萧条、营收没那幺好的印刷业稍微带上来了。光一场贩售会,就有那幺多的印刷物,对印刷业绝对是有正面帮助的。

其实每一家印刷厂都能承接同人誌,不是只有专门的印刷厂能做。不过同人誌很多需要客製化,特殊色印刷、特殊开本、要求跟某个日本作品用一样的纸、特殊装帧等等。这里面有一些眉角,需要知道学生要的是什幺。只要熟悉学生要的是什幺,就比较能驾轻就熟。目前北中南都有专门承接同人誌的印刷厂,北部至少有三、四家,还有很多隐性的印刷厂,到网路一找,就有好几十家,只是接单的数量不一。

如果好好的经营,这个圈子里赚到钱的人其实挺多的。有个大手一年只要做两场,都不用工作了。但也要看你的大手地位能够维持多久,如果你能够立于不败,一直维持下去,那真的太好了。

同人誌流行的趋势和潮流,我大概都知道。譬如早期只要是跟霹雳布袋戏有关的题材,一定会红。有些人会走自创的路线,那会比较孤单难走,不过一旦他打开知名度,大家喜欢他的画技,那路就很好走了。有些人会转型,或者发展久了,大家会喜新厌旧。擅长的题材已经不再吸引人了,读者改追新的作者,也是满现实的。当你在最高点的时候,就要把握。

 

动漫社会学:本本的诞生
主编:王佩廸
绘者:青Ching
出版:奇异果文创公司
定价:280元
【内容简介】

 


主编简介:王佩廸
研究兴趣:全球化、性别、媒体与文化研究,以及御宅学和腐文化。

台南基隆台北纽约人。2000年至2010年在美国留学期间,以研究纽约市在地的日本动漫御宅族为题,展开博士论文的田野调查,并回台湾继续专注于相关社群。以「御宅族的情感劳动(affective otaku labor)」为名完成博士论文,将动漫粉丝的同人活动视为无偿的情感劳动付出,强调其劳动所产出的文化与社会价值。

目前于交大通识中心动漫与数位文创学程开课,并担任UDN鸣人堂网路平台专栏作家。

脸书/Gmail帐号:pwang104

 

医院也疯狂:一位医师的奇幻爆笑旅程
作者:林子尧、梁德垣  
出版社:林子尧  
定价:150元
【内容简介】

作者简介:林子尧 
出生于台湾桃园县,自幼喜欢绘图与写作,自武陵高中毕业后,进入中国医药大学就读,陆续于各大医院间学习,最后于台大医院完成实习以及PGY训练。目前于桃园疗养院担任精神科医师。而除了医学外,林子尧医师也亟力推广台湾文创产业,于西元2001年创立「舞剑坛创作人」,迄今13年举办多次文创活动,以鼓励台湾文化产业。林医师过去曾获「柳川文学奖」与「世界网界博览会银奖」等殊荣。
着作:
《PSY-B 你不可不知的安眠镇定药物》
《PSY-L 精神科临床入门实用导引》
《不焦不虑好自在:和医师一起改善焦虑症》
《舞剑坛创作人期刊》第一期至第八期

《医院也疯狂》官方网站:www.laya.url.tw/hospital/
林子尧医师简介:www.laya.url.tw/ss/ss-cv-laya-1.htm
舞剑坛创作人:www.laya.url.tw/

梁德垣(两元)
各位读者好,初次见面,我是两元,我最喜欢画漫画了。这本四格短篇漫画是我人生第一部漫画作品,感谢林子尧医师给我这个机会协助这本漫画的製作,也希望自己未来能够画出更好的作品。
製作这漫画之后,才发现医院医护人员真的很不好当呢!有很多趣味的故事情节后面,其实是医护人员工作中的真实血泪故事,希望藉由这本漫画,能让我们这些非医界人士更能了解及体恤医护人员的辛劳与困境。如果由我来推荐这本漫画的话,我会说:「保证看完以后,一点都不想当医生!」
最后,希望这本漫画能带给大家欢笑及乐趣!

 

类似文章,猜你喜欢